胡发云文集
 
-------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>> 作品目录


专访:中国知名作家胡发云 我和你
【文革纪实】:红鲁艺 扼住命运的咽喉,我们歌唱──何帆与武汉知青之友艺术团
老海失踪 ◇ 心 性 之 声
◇ 歌唱与费普 ◇ 家是一条流淌的河
◇ 做人先从家里做起 ◇ 关爱女人
◇ 谁来回首不堪 ◇ 武汉十四中“老三届”大聚会纪实
◇ 男子汉的代价 隐匿者
◇ 我爱我家 ◇ 女性的历程(代序)
◇ 老 傻 ◇ 冬天的礼品
◇  网友婚礼祝词 ◇ 致清平
◇ 可疑的高级职称评审 乡村婚宴乐手
◇ 陶醉硝烟 ◇ 有一窝小鸟在我家阳台出生
◇ 我们还能走多远? ◇ 人的家园 水的家园
◇  路·窝棚·唱针尖上梦 ◇ 一个说话人的传记 (1)
◇ 一个说话人的传记 (2) ◇  一个说话人的传记(3)
◇ 一个说话人的传记(4) ◇  一个说话人的传记(5)
◇  葛麻的1976——1978 ◇ 一个没有坐标的城市
◇  处 决 ◇ 驼子要当红军(一)
◇ 《驼子要当红军》(二) ◇ 驼子要当红军(三)
◇ 驼子要当红军(四) ◇ 驼子要当红军(五)
◇  驼子要当红军(六) ◇ 驼子要当红军(七)
◇ 驼子要当红军(八) ◇ 驼子要当红军(九)
◇ 老同学白汉生之死(1) ◇ 老同学白汉生之死(2)
◇ 老同学白汉生之死(3) ◇ 老同学白汉生之死(4)
◇ 老同学白汉生之死(5) ◇ 流浪狗“简芮德”
曾卓,让我们唱歌吧 南方人物周刊:胡发云 直面真相
胡发云温哥华讲座:《红色音乐和一代人的情绪记忆》(录音整理:清平) 旅俄掠影
泥泞及随想——《我们曾经年轻》序 林昭,我们如何爱你
警惕青春回憶被利用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
暧昧的1976—1978 十年前一篇关于灾难的文字
关于一只鹅 一段魔术师式的采访
胡发云:《如焉@sars.come》 晓晓的方舟
秋天来了(二章) 周文之死
胡发云中篇小说集:《隐匿者》 五律二章
《晨报周刊》对话胡发云——许多莫名禁区中的话题,是可以慢慢“脱敏”的 胡发云:没有历史的当代人是可疑的(《中国新闻周刊》的采访)
今夜春雨绵绵(外一篇) 唱给你的歌
射日 《索尔维格之歌》
关于童年与文学的回忆 春天的力量
乡路· 窝棚· 唱针尖上的梦 邂逅死亡
神农架拍金丝猴 麻道
一封十年前的复网友帖子 凤凰卫视美洲台《天天话题》对知名作家胡发云的的访谈
《多维时报》:胡发云演讲会:深刻·震撼·精彩 胡发云在洛杉矶华文作家协会的演讲(全文)
胡发云在南加知青协会的演讲(录音整理:清平) 席间歌
今日端午,写小诗以纪之 一个城市的风流顾盼
童年游戏 历史的迷障与重读——读袁敏《重返1976》
珞珈山往事 青春伴侣
感谢音乐 晕血
漂泊者即兴曲——《四手联弹》阅读随想 漏洞,漏洞,漏洞……——从一桩银行卡案往深处看去
一件让人快乐的事情 青春伴侣
古塔故事 无题
陶醉硝烟 黑茭白·鸡头苞·老莲米
蛇山上的小草屋 明天双十节
小悦悦之死 两封旧信和一次奇遇
《在乌克兰辽阔的原野上》及其他 新书旧事·怀念儿时课文
再没有狼来了 《知青咏叹调》,一代人最后的咏叹……
关于诚实与谎言 灯光
一种被遗忘的屈辱——纪实长篇小说《回城之路》序 邢小群、姜弘、董宏量等:评胡发云新作《迷冬》
今天是11·28 专访胡发云:“它是一种另类的青春小说”
再见欧洲,再见维也纳 迷冬【小说简介·后记·节选】
死于合唱 【《迷冬》通信与评论】辑一:这才是血色浪漫/一个时代和它的人物……
腾冲,国殇……国殇…… 【《迷冬》通信与评论】辑二:一平读《迷冬》——一位女医生的微信
透视文革——1997年《今日名流》“透视文革”座谈会 【《迷冬》通信与评论】辑三:一个90后读者的来信
今天是父亲的百年诞辰日 把水留下——在彼得堡看武汉
在腾讯十周年“想见未来中国与世界”专题对话中的发言 【《迷冬》通信与评论】辑四:个体命运与时代——郭于华评《迷冬》
好人发政——在堂弟胡发政的追悼会上的致辞 告别知青
禁书犹如背后打闷棍 红色叙事及红军指导员李传书之死
留下文字,这代人的苦难就没被埋没 《追捕》和我的1978
作协制度是极权国家的一项重要安排(三篇) 文革道歉应该从强者开始
用小说来展示历史与心灵的真相 【家史】:战争,一个医生的命运
《条顿剑在行动》——一次意外的历史偷窥 美丽的极权主义音乐
异端之恋,我们七十年代的爱情 驼子要当红军(小说)
完整的真相!才是否定與反思的唯一前提 李虹,一个世纪的童话
让我们记住,并不再踏入那一片疯狂之海 台灣,我漂移的故鄉

文集版权归作者所有,引用时请注明作者和出处。
返回 华夏知青网
华夏知青网络工作室